玉楼深处

坚定高举楼诚大旗

嗷拿到啦!!!
下班刚进家门就接到快递电话!!
兴奋地转圈圈!!特别好看!
@墨色琉璃 谢谢太太的故事!
比心!!!

【东凯】了不得的大秘密

rps慎入。

给我家@羊男羊角串羊毛 的生贺。

公交车上摸的段子。

短小。

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今天是羊姑娘入职正午太阳的第一天。


羊姑娘是谁?

这不重要,她只是万千姑娘中普通的一个。

正午太阳是啥公司?

提出这个问题的请面壁。

话说正午太阳有两大台柱子:

王三岁和靳四岁。

为啥他俩是台柱子?

因为他俩长得帅啊演技好啊啧啧啧。

总之红啊。

一群小姑娘天天上赶着要给他俩生一群猴子啊。

最好是能生出一个花果山的那种。



羊姑娘心情很激动,第一天上班第一个任务:给两位美貌的大老板送衣服。


两位老板正在化妆间里休息。


大概是要见老板有点紧张,传闻两位大老板关系不好,也不知道化妆间里气氛会不会尴尬一会儿该怎么自我介绍呢。

羊姑娘抱着两套高定腿也不会迈了脑子也不拐弯了,门都没敲就进了屋。





……





啪叽。

两套高定掉在地上。

羊姑娘落荒而逃。






我苍了天了我这是撞见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情 完了完了我会不会被开除 上班第一天就被开太丢人了 啊不活了 啊憋着这个大秘密好难受 不行不能说这事关老板隐私 啊不行我憋不住了这个秘密太大了我承受不来


羊姑娘在同事八卦群里噼里啪啦发了一大堆语音。


一分钟过去了。
两分钟过去了。
三分钟过去了。
……
十分钟过去了。

终于有人在下面回复:

哦。



哦?你就回个哦???还是句号结尾???“哦。”?!?!?!

羊姑娘的内心小剧场还没有结束,又收到一条新消息:





居然还有人问??这不全世界都知道的大秘密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作文:羊姑娘发现了什么全世界都知道的大秘密?她看见了什么?

要求:题目自拟,文体自拟(诗歌除外),工整书写,语言通顺。不少于800字。

苦不苦,就当自己二百五
累不累,想想军烨老前辈

【谭赵】安迪说关我毛事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前任


强行扣题并只会写段子orz……
啊题目…………



____________________





作为谭宗明的朋友,安迪眼看着谭宗明和赵启平从相恋闹到分手。


作为曲筱绡的朋友,安迪又眼看着曲筱绡追求失恋期间的赵启平无果。




“安迪,你得帮我想想怎么追回启平。”
“……”


“安迪~到底怎样才能追到赵医生啊?你说他那个神秘的前任到底是谁啊?”
“……”



赵医生很难追,安迪很无奈。




所以当安迪被曲筱绡死缠烂打拖到酒吧要陪她借酒消愁却看到已经喝得烂醉躺在沙发上睡得不省人事的赵启平和旁边怒气冲天的谭宗明时,她敏感的神经瞬间意识到:
啊。一场大戏。




曲筱绡只闻谭宗明其名,不识谭宗明其人,她一看见赵启平,便立刻松开拉着安迪的手向赵启平飞奔去并顺手推开了旁边碍事的男人。



“赵医生~你醒醒~我送你回家好不……”话还未说完就被旁边的男人打断了,“曲筱绡小姐是吧?久仰大名。”


???


曲筱绡这才抬头打量刚才被她推开的男人,高大,英俊,单论颜值和赵启平不相上下,要是放在平时她可能还有心情勾搭一下,但眼下她满脑子都是她的赵医生,语气倒是有些冲:“是我,你谁呀你?”




“你好曲小姐,我叫谭宗明。”




曲筱绡一个白眼翻过去,谭……谭什么?谭宗明?哪个谭宗明?


她转头向安迪抛去一个疑问的眼神:???
安迪:…………


曲筱绡当机了。





等她反应过来眼前这个谭宗明就是她天天求着安迪介绍给她认识但安迪却一直没答应的那个谭宗明时,他已经把熟睡的赵启平从沙发上抱起来箍在怀里并转身对她说了一段让她这辈子一想起来就有心理阴影的话:


“曲小姐,启平是我的爱人,之前分手那是他耍孩子脾气并不能作数,你天天想要调查那个前任就是我,当然,现任也还是我,希望曲小姐能明确这一点,不要再缠着启平了。抱歉,告辞了。”



然后曲筱绡清楚地看见谭宗明神情复杂地看了安迪一眼,抱着赵启平消失在酒吧门口。


她又看见她的好朋友好邻居安迪同样神情复杂,并向她露出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____________________


没了……非常短小……我不行【捂脸



_______




赵启平:谁tm同意你是我现任了?!?


谭宗明:我。


赵启平:你还要不要脸了?!!!


谭宗明:从认识你的第一天起就不要了。






_______




谭宗明:安迪这就是你交的好朋友好邻居??!趁启平和我闹脾气就想来抢我的人?!


安迪:有句mmp我一定要讲。





___________________


真没了……


【多cp】河神的故事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河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凌李的场合:

河神:年轻的院长呦,你掉的是这个金狮子,还是银狮子,还是这只狮子卷呢?

凌院长:……诶?



______

谭赵的场合:

河神:不年轻的大鳄呦,你掉的是这个金毛狐狸,还是银毛狐狸,还是这个红毛狐狸呢?

谭大鳄:平平!!



______

庄季的场合:

河神:年轻的海龟呦,你掉的是这个金季白,还是银季白,还是这个黑季白呢?

庄恕:……三儿三儿三儿有话好好说……



______

黄曲的场合:

河神:年轻的酒鬼呦,你掉的是这个金曲和,还是银曲和,还是这件花毛衣……哎呦你别打神呀!救命啊杀神啦!




______

荣霖的场合:
河神:年轻的大亨呦,你掉的是这朵金桃花,还是银桃花,还是这个许老板呢?

荣石:一……一……

河神:哦~银桃花呀,给你。

荣石:(ノTДT)ノ



______

杜方的场合:

河神:年轻的旅长呦,你掉的是这个金小方,还是银小方,还是这个大头方呢?

杜见锋:卧槽方孟敖你这个大头鬼你放开我!!……哎哎别打老子脸!!



______

蔺靖的场合:

河神:年轻的帝王呦,你掉的是这个金鸽子,还是银鸽……哎哎你别走!!

蔺晨:咕咕……



______

楼诚的场合:

河神:年轻的秘书呦,你掉的是这个胖日月木娄,还是瘦明楼,还……

明诚:瘦明楼。

河神:????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搞笑失败。

【楼诚】夏天就要吃苦瓜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字:苦瓜

好像……真的……不会起标题【哭泣。】

非常……OOC……一点都不严肃的楼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明楼近日有些上火,新政府的杂事扰得他心烦意乱,军统那边明台不停地试探他,在家里愈发捣乱,气的明楼恨不得打断他的腿。

炎炎夏日,可苦了明长官。

口中生了火疮不说,夜里就连阿诚都嫌弃他身上太热不愿亲近,明长官心里委屈。

冬天抱着我不肯撒手的是谁来着?

大姐带着阿香回了苏州,明台不愿在大姐不在家的情况下独自面对两个哥哥,找了借口白天都躲在外面。
明楼很欣慰,明台还是懂事的,腿暂且给他留着,不打了。


晚饭时明台还没回来,明楼乖坐在桌前等明诚上菜。

明诚从厨房端来两碗白粥和一小盘翠绿翠绿的……苦瓜。

“这是……什么?”

“苦瓜呀,大哥可别说不认得。”

“……”

“你看我做什么,吃呀。”

“阿诚……”

“天这么热,我可是特意去菜市买的,给你祛祛火。大哥可别装可怜啊,我这不也陪着你吃素么。”

“……”

吃就吃,阿诚亲手做的,哭着也要吃完。

明楼试探着夹了一小块放进嘴里。

啊……苦。
明长官不仅心里苦,嘴里也苦。

明诚抿了抿笑,凑上前去吻了吻明楼的嘴唇,点到为止,“还苦吗?”

“……”明长官当机中。
看着阿诚的亮亮的眼睛,嗯好像不那么苦了。

真是……淘气。
越来越没规矩。

“好啦,不捉弄大哥了。”

明诚起身去了厨房,又端来一盘翠绿翠绿的苦瓜……苦瓜酿。

“大哥尝尝这个。”

苦瓜被横着切开成段,中间塞满了肉馅,上面浇了一层厚厚的蒜蓉酱汁,摆在玉白色的盘中,甚是好看。

明楼了然,尝了一块,微苦清香,肉馅的肥腻被蒜蓉酱汁完美地遮盖消除,口中还有清淡的香气。

“阿诚手艺越发精进了。”

“大哥喜欢就好。”

明诚也开始动筷,夏日本就容易厌食,一碗白粥配一道小菜,足够吃饱。


______

是夜,明台归家。

路过明楼房间趴在门边小心翼翼地听了听,噫阿诚哥也在里面。

路过餐厅,桌上一张纸条:
饭在厨房,不许浪费,记得洗碗

明台心里一阵温暖,大哥还是心疼自己的,还让阿诚哥留了饭。

走到厨房,水池里两碗一盘,灶台上只有一盘苦瓜,虽然有些蔫了颜色倒还是翠绿翠绿的。







EXM?!?!?!








明台心里苦,全世界最苦,不接受反驳。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台:你们这对狗男男只有两个碗都要我洗吗?!?!

楼:是的你洗。

台:………………是不是亲兄弟!!

楼:不是。【楼式微笑.JPG

【楼诚】天晴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你看,大晴天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940年末的一整个冬天都是阴雨连绵,上海大街小巷都飘着潮湿进骨头缝儿里的冷雨,稀稀拉拉下个不停。

明诚刚从外面回来,披着一身雨血走进明公馆的大门。

明楼坐在沙发上看报纸,不是当天的日期。紧攥报纸的手终于在明诚进门的一瞬有了些许松动。

“怎么样?”

“大哥放心,没留活口,事成了。”

“那就好。”

明楼点点头,放下报纸起身,“把湿衣服脱下来换身干净的,我去烧水吧,一会儿煮点儿面吃。”

“您不嫌白水面难吃了?”

“净会说嘴,我烧水,你去煮。”

“唉,知道啦。”


明诚换了衣服出来,把在厨房里笨手笨地指挥饬锅碗的明楼赶出去,动手煮面,切了点葱花放进去。想了想,又从地上的竹篮里拿出最后一个鸡蛋,卧进锅里。

煮好面,明诚喊明楼下来吃。明楼坐下,用筷子挑了挑面条,又挑了挑明诚碗里的,“只有一个蛋了?”

“嗯,阿香走之前买的都吃完了,等着我再去买点儿回来。”

“嗯。”


两人无言地把面吃完,明楼突然道:“阿诚,回趟家吧。”

“什么?”明诚一时没反应过来。

“……回趟苏州,送大姐回家。”

“……大哥……”

“没事。回趟家吧。”

该送大姐离开这个湿冷阴暗的上海。


“……好,我一会儿打电话去办公厅请假。”




第二日,明楼明诚出现在苏州明家老宅门口。

苏州也是阴天。细雨。


明楼捧着明镜骨灰盒,肩膀轻颤,几不可察。
明诚拍了拍明楼的手臂:“大哥,我去开门。”

“……去吧。”

“大哥,进来吧,我和陈叔打过招呼,我们只住一晚,一会儿我去收拾房间。”

“嗯。”

明楼低下头,呆呆看着骨灰盒上明镜的照片,一滴泪就这么落下来。

“大姐,我们回家了。”

晚上明楼睡得不好,许是老宅的床不太舒服,许是整夜淅淅沥沥的雨声不断,扰得人无法入眠。
明诚躺在明楼身边,默默拉起明楼的手,抚摸上面的茧子,握枪的,执笔的,抚摸岁月留下的各种痕迹。


天晴吧。

明诚心想,天晴大哥或许能开心点。


迷迷糊糊地,明诚听见明楼呼吸变得平缓,像是终于睡着了。他放下心来,也睡了过去。



天光渐渐亮了,两个人睡得都不沉,一同醒了。

却没听见那扰人的雨声。

明诚翻身下床,走到床边,拉开帘子,看见窗外灰秃秃的老梧桐被阳光照着竟在冬日显出几分勃勃生机来。



明楼睁开眼睛,看见他的爱人站在窗前,阳光在他周身铺开,勾勒出美好的轮廓。

然后,他又看见明诚回过头,眼睛亮亮的,带着些许笑意。


“大哥,你看,大晴天。”


不管下多久的雨,天总是要晴的呀。




在这个明媚的日子,他们又要回到上海去,回到看不见黑暗泥沼里去。





但在此之前。

明楼把明诚拉回床上。

他要和爱人沐浴阳光,睡一个回笼觉。


啊本子到啦!!!
特别美貌!!!!
( 、✪ω✪)、

@猫爪必须在上 感谢太太写了这么美好的一个故事!爱您!把您举高高!

最好的院长最好的然然最好的叨叨庄最好的三哥~
他们永远都要好好的~

ps:最后
【神一样的明信片笑死哈哈
(、▼ω▼)、